2007/08/07

陸軍官校(正六十期) -- 1987~1989

我以自然組第一名的成績從中正預校畢業,依照規定我可以自由選擇就讀的官校。我的第一志願是空軍,但是視力無法過體檢,所以無緣進入空官。然後我對於必須要長期坐船有點排斥,所以海軍不是我的最愛(然而成績比較好的畢業生都會選擇海軍,因為待遇好,不操,而且制服超帥)。再來我對於文科必須死背的東西非常頭痛,更對統戰這種東西有點反感,所以我絕對不會選擇政戰。所以最後陸軍官校是我唯一的選擇。

在正式成為官校學生之前,必須先經過為期 14 週的的入伍訓練。前兩週的時間根本就不是在受訓,而是每天到教練場做苦工,只穿著一條黃埔大內褲,整天在後山重複挖土、搬土、填土、種草皮、灑水的工作,真是超級廉價勞工。聽說陸軍官校裡面的人工湖,就是這樣被前期的學長挖出來的,靠 !

結束兩個禮拜的勞改營之後,才開始真正的入伍教育。入伍訓分成兩個階段,前半段由 56 期學長擔任輔導班長,後半段則由 57 期學長接手。官校的入伍訓其實非常魔鬼,訓練都很紮實,許多體能不佳或意志力不夠堅強的同學在這個階段都會被退訓。如果被分發到要求比較嚴格的連隊,入伍生的日子簡直是生不如死,度日如年。

野外課 -- 上課前先做好偽裝


夜教 -- 夜間行軍與作戰要領


入伍雖苦,但是因為我們的班長是馬志臣學長(右一),我們這一班的入伍生活卻變得很有趣,又充滿回憶。現在放在部落格裡入伍訓時期拍的照片,都是馬班長幫我們拍的,這些珍貴的照片保留了當時入伍訓的回憶。


五百公尺障礙後,全班合照


在餐廳用餐,身體要坐直,屁股只能坐二分之一板凳。


第一次放假外出,大家終於可以出去散散心


一間寢室睡八個人 -- 在寢室休息沒事的時候,就每人手上拿一本教戰手則,規定要背熟,真是要命,比打野外還痛苦


從這些照片看來,其實當時我們在馬班長的帶領下,入伍訓還蠻好玩的


在墓地裡上偽裝課,夠嚇人了


馬班長有時候會故意整我們,但是他只是想藉此拍下照片給我們留念,實在用心良苦




那時候我們每天與五七步槍形影不離,五七步槍雖然重,但是射程遠而且準確度高。


有一次野外課,馬班長帶我們到一個地方,叫我們擺出最酷的姿勢,然後幫我們每個人拍獨照


連洗澡也不放過 -- 洗澡三分鐘,所有人擠在一間小浴室,怎麼可能洗得乾淨?

有時候班長們心情好,故意整人,只能讓我們用三個鋼杯的水洗全身。有時候時間被摳得很少,大家七手八腳,亂成一團,有時候新的內衣褲還沒穿,掉到地上被大家踩得濕答答,敢怒不敢言。


時間來不及,衣服還沒穿就跑回寢室,被抓個正著


沒事就擦皮鞋,早上出操才不會被罰青蛙跳






馬志臣班長有一次還自費,利用假日帶我們全班到澄清湖烤肉,甚至還借我便服穿。我想一個領導者能夠做到這樣,下面的人一定掏心掏肺跟隨他。


馬班長當時對我真得很好,待我如好朋友親兄弟一樣,讓我的入伍訓(前半段)充滿回憶


後半段的入伍訓由 57 期的學長來帶,氣氛就完全不一樣,我們的好日子就此結束,每天就期待入伍訓趕快結束。


入伍結訓之後,本來以為苦日子結束了,後來才發現我錯了。陸官的一年級新生是全台灣最低卑劣的動物,從早到晚像過街老鼠,人人喊打,每天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比監獄裡的囚犯還不如。

官校裡的教育只重視服從與領袖這兩個價值,只要能做到服從官階比你大的長官與學長,生活就可以活得很愉快,如果拍馬屁功夫還不錯的話,那麼在團體裡就可以吃得很開。其他的東西,比如說公平、正義、人權等議題根本是狗屁,誰要是在學校裡談這些話題,一定會被當成是黨外漢奸,不得善了。

以當時的官校教育方式,我現在想起來,倒覺得像是幫派組織在訓練幫派份子,要求軍人只效忠一個黨,一個領袖(那時候官校裡直接就插著國民黨旗),然後冠冕堂皇說是為了民族國家大業,為了反攻大陸,而完全沒有把人民放在眼裡。

不過那是國民黨專政獨裁的年代,那時候的官校會要求所有學生必須加入國民黨,然後沒有徵得你的同意自動從你的薪餉裡面扣除黨費,民進黨在青年日報裡只能以『民 X 黨』或『X 進黨』來表示,民進黨員是無法進入官校讀書的,如果再部隊裡有民進黨的成員,那肯定是只有一個慘字可以形容。

不過我因為從預校開始就被洗腦灌輸只有國民黨才是真主,其他像『共匪』及『黨外人士』都是邪惡組織,萬惡的淵源,所以對軍校那時候的教育方式也沒有覺得什麼不對,甚至以忠貞的國民黨員自居為榮。

一年級被分發到學五連


在預校的時候,我就得知官校每年會派學生到美國軍校唸書,就是所謂的『交換學生』。所以從預校三年級開始,我就開始勤讀英文,準備考進陸官的『英文專精班』。

在一次學校舉辦的英文能力測驗之後,我竟然被分到『西班牙文專精班』,我非常不服氣,馬上去找當時的英文系主任求情,後來他同意如果我可以找到在『西班牙文班』的同學願意交換,那麼我就可以到英文班上課。

我知道
『西班牙文專精班』的學生最後只能去像是宏都拉斯,哥斯大黎加這種鳥不生蛋的國家,所以拼了命也要轉到英文班去,所以我找了一個成績不是很好,不太可能會出國的英文班學生交換,後來真的給我換成功了,真是好險。

可是我一直不明白的是,以我當時的成績,學校怎麼會把我分到西班牙文班?



雖然官校一年級的日子很不好過,但是為了到美國交換學生,我拼命的念英文準備考托福,生命有了依托與目標,生活也就好過多了。

我算運氣不錯,一年級下學期的時候,托福考了543 分,是那一屆第一個考過的。很難想像以前我在台中一中的時候,第一次期中考英文的成績只有 25 分,如今卻考過托福,準備去美國唸書。所以我認為只要有心,再配合實際的行動,沒有什麼事情是辦不到的。

可惜的是,雖然考過了托福,卻因為已經過了入學報名的時間,所以到美國念軍校必須等到隔年才行。


升上二年級之後,日子雖然好過了一點,但是學校僵化的教育與扭曲的學長制度,讓我過得非常不愉快,漸漸讓我懷疑當初選擇軍人這條路是否正確,可是為了能夠到美國唸書,也只好暫時忍一忍了。

我因為不滿有些學長的一些胡作非為(拿學弟開玩笑,以作弄學弟為樂),常常和學長起衝突,當然到最後吃虧的總是我。我記得有一次學生實習旅長把我叫到浴室罰跪在地上痛打一頓。還有一次叫到寢室拳打腳踢,後來營長聽到了聲音,跑來阻止,才倖免繼續被欺負。


師對抗演習 -- 二年級的時候,學校舉辦一次演習,為期五天,從枋山走到核三廠,五天期間睡國小教室或是野外的傘兵坑,雖然辛苦,但是經驗卻很難得。




當時陸軍官校的指揮官是高華柱上校,他是陸軍裡面的傳奇人物。民國六十三年十二月廿七日,當時高華柱是陸軍總司令于豪章的伺從官。當時于豪章要和參謀總長賴名湯搭直昇機前往桃園視察演習,結果賴名湯臨時改搭車,于豪章和一軍團司令茍雲森、政戰主任張雯澤等人搭乘的 UH-1H 直昇機發生墜機意外,造成二十多人傷亡,高華柱雖受了傷可是還能活動,他背起了總司令前往求救,最後因為及時送到醫院而救了于豪章的生命,而高華柱則身受重傷,那次墜機總共造成 17 顆星星殞落。

陸軍為了報答他,送他到美國就醫。回國之後,高華柱因為表現優異,一路晉升非常快速,目前已經晉升為上將。

當時的高華柱指揮官對我非常照顧,他命令我擔任一年級英文專精班的教育班長,負責管理班上的作息,而班上的事務,我則直接回報給指揮官。這對一個二年級的學生而言,是一個無上的光榮,我對此非常感謝高指揮官當時對我的器重。可惜我後來沒有待在軍中為國家效力,對高指揮官感到非常的抱歉。


六十期的英文專精班全體照


後記:二年級唸完之後,我被分發到美國 Norwich University(台灣翻譯為:威而猛軍校,真是聳箇有力)就讀,對於我終於可以脫離陸官這個苦海,我高興得不得了。我發誓到了美國之後,一定要好好唸書,爭取最好的成績,然後光宗耀祖回國。

只是當時的我不會知道,這次的留學竟成為我生命中一個重要的轉捩點。

<< 中正預校------------------------------------Norwich University >>

7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請您更正有關高華柱受傷的部份..
他並未殘廢截隻..是身受重傷..

JOE JOE HUANG 提到...

謝謝您的不吝賜教,我已經更改原文。

遊手好閒的人 提到...

中22期 陸官正七十三期

讀到陸官四年級

因為學年學分三分之ㄧ不及格

因此要降期

當時的我不敢接受這個事實

沒臉跟學弟同班

所以自願退學

當坐著我老爸的車

邊掉淚 邊離開陸官

出來之後

毫無目標

整天浪費時間

跟廢人一樣



看了學長的文章

又勾起了之前軍校回憶

也許....

這就是人生吧

JOE JOE HUANG 提到...

小學弟您好:

不要氣餒,人生的路是遙遠的,不要因為一時的挫折就倒地不起。

祝福你 ^_^

軍校志願的我 提到...

目前我是國2生.我聽媽媽講說讀軍校的好處.
但是看了叔叔的網誌後.我深感後悔.真的那麼
恐怖嗎
但是我體檢應該是能過拉
要考試進去的話我可能很慘進不去吧
中正預校和陸軍官校
哪一個比較恐怖阿
是地獄般的生活嗎
有放假嗎
洗澡是大家同一間
還是有分隔間
問題很多ㄎㄎ^^
我是有意願想參加
但是看了這篇網誌..我的感覺是進去一定慘不忍睹
而且我還蠻白目的..一定更慘吧

JOE JOE HUANG 提到...

給「軍校志願的我」,

我那個年代是屬於政治獨裁的威權時代,在軍中沒有什麼人權可言,我想現在民主已經開放許多了,軍校裡面的教育管理應該比以前人性化多了。

念軍校是終身大事,你可以找父母師長多聊聊,我想他們可以給你許多寶貴的意見。

祝您快樂

軍校志願的我 提到...

謝謝叔叔的意見^_^

閒 提到...

因為連結,發現到此網站,
留下許多經驗和分享,
((於今年將前往陸軍官校校參加入伍訓!

希望藉由此網站學習良多的經驗!!
感謝您的分享!!

JOE JOE HUANG 提到...

Hi 閒,

祝你入伍訓練一切順利。

匿名 提到...

学长好,我是中18期的,海军预备生,但是我念到二年级就跟我心爱的女人跑了,现在想想真是怀念军校的生活,现在同期的同学们应该都是上尉了吧!希望大家都顺利.平安

匿名 提到...

正66期裝甲兵科勃倫報告:
請問學長在官校時有沒有被一位59期的劉鑫源帶過?
學弟我下部隊(51旅)的第一位連長

超機車的

JOE JOE HUANG 提到...

Dear 勃倫,

抱歉,我不認識這位學長。;p

匿名 提到...

學長您好:
學弟勃倫是頭份人
新竹高中畢業才唸官校的
看了學長那些在南營區入伍
和在赛爾大樓英專班的種種珍貴照
勾起了官校生無限回億
從學長您6字開頭的延伸
到現在的8字頭小蘿蔔
一期期傳承黃埔精神
願我中華民國在馬總統的領導下
一切的一切都能更美好
官校66期生向永遠的60期學長敬禮
祝閤家平安幸福

JOE JOE HUANG 提到...

Dear 勃倫,

也祝您一切順心愉快。

眷村子弟 提到...

我是1597梯義務役,78~80年在金門山灶127師砲兵508HB,當時127師的師長正是高華柱。

信勝 提到...

學長您好:
我是有幸被貴期代入伍訓的64期小老弟,還記得當時的教育班長鍾明吏.對我也是超好的!在此感謝!因為下部隊後大家就失去聯絡~不知道學長您還有他的訊息嗎?

JOE JOE HUANG 提到...

Hi 信勝,

我沒有他的聯絡資料。

匿名 提到...

請問你有吳來益的訊息嗎?我是他帶過的兵..謝謝

JOE JOE HUANG 提到...

抱歉,我沒有吳來益的聯絡資料。

匿名 提到...

您好!
我是這次學測完
大概也篤定要去陸軍官校的學弟
我跟學長您以前的志向一樣
都是要去托福班且出國增廣見聞的
我是社會組
目前英文算是學校成績第一名
只是我覺得那只是紙上功夫
英聽雖然也是第一
可是那些都是靠訣竅即可考到的
我很有興趣 學長當初是理工組的
似乎那時英文也不是相當理想?
可是托福仍考的相當不錯
我很想知道您的一些心路歷程及訣竅
還有想知道當初您近陸軍官校前的一些體能訓練及心態
希冀您能與我分享

JOE JOE HUANG 提到...

Hi 您好,

我是中正預校直升上陸軍官校的,所以體能與心態上比較沒問題。

祝您一切順利。

匿名 提到...

加油吧! 我哥哥也是陸軍官校 王長明 很師的。

匿名 提到...

我外公他是陸官正35期身體不錯,今年77歲老人家可能因寂寞所以很喜歡說出他們以前軍旅的故事發生的事情,聽到某些片段會讓我覺得,不同的軍校畢業是否都會有心結,服役時很難相容在一起,他的心願是能有機會再回母校開同學會讓他的心,能有一個完美的圓。

外公說:「眷村的老謝快撐不住了、老李先走了再等下去是否就沒機會,再回母校走一回」。
他那失望的眼神看的出來,國家雖然忘了他們但是我希望,陸軍官軍不要忘了那些前輩的努力過的痕跡。

JOE JOE HUANG 提到...

陸軍官校校友會的網址:http://www2.cma.edu.tw/schoolfellow/index.htm

陸軍官校正期班35期同學會
網址:http://tw.myblog.yahoo.com/whampoa-class1966
聯絡人:陸山武
聯絡人電話:0932002828
備註:會長黃緯才 秘書長葉年生

這些資料也許可以幫你外公圓夢 ^_^

網路小子 提到...

中22期 陸官正七十三期 的兄弟:
「放棄並不可恥、這是人之常情」,但是我並不是鼓勵你選擇放棄,而是告訴你總比外面多數的大學生,都用作弊通過考試畢業出去後卻被老闆發現,現今的大學生「學藝不精」、「濫竽充數」來的好。
降期(留級、延畢)沒什麼了不起頂多再來一遍,你不是第一位失敗者因為孫中山革命推翻滿清皇朝11次才成功我不是軍人但我只知道,要成功有時候就是要拋下顏面往前衝,再說現實一點就是面子不能當飯吃,我主修:電子系、副選修:機械系(汽修組)也延畢一年,當時我在同學的畢業典禮上也用樂觀口語告訴他們,「同學你們先走、我隨後就到」。電子系:(同學說我愛逞強修這麼多學分)機械系:(學歷拿到就好了何必為難自己)

但畢業五年後沒想到遇上不景氣,多數同學被資遣、無薪假的都有家裡蹲馬桶,有的房屋被拍賣連馬桶都沒得蹲,起碼我還可以轉換跑道去修車!
我父親是修車廠老闆,本意是他希望我學電子,不用像他這麼辛苦。
多數機械系大學生:依然不敢親自修車(怕髒),又認為大學畢業不該作這種工作,所以現今社會機械工作出現人員斷層,沒有高學歷愛面子的青年,只剩能吃苦耐勞經驗豐富的老修車手。
多數選電子系的大學畢業青年誤認為,大學畢業就有辦公桌的工作吹冷氣,不必做出勞力、汗水的工作,可是真有這麼多的辦公室嗎!

火燄鳥 提到...

軍階下士以上軍人就算公務人員,若服役其間不幸因犯錯遭判行,出來後就不能考公務員嗎!(我同學的遭遇)

JOE JOE HUANG 提到...

Dear 火燄鳥,

這是考選部的公務員考試法:http://www.moex.gov.tw/ct.asp?xItem=120&ctNode=1365

我看了之後也不甚瞭解,我建議你去問問相關單位。

匿名 提到...

請問你留學費用是軍方全部支付 還是自己要部份付擔
留學必須準備多少台 才能圓留學之夢

JOE JOE HUANG 提到...

當初是交換學生,學費均由政府支出。

現在留學的費用,端看你念的是哪一所學校,一年準備個一百萬應該少不了。

kim51206 提到...

謝謝你 ~ 可以再請教你一個問題嗎? 退學賠300w 現在覺得當初的決定值得嗎?
退學後對於日後的工作有影響嗎?

JOE JOE HUANG 提到...

Dear Kim,

值不值得端看每個人的解讀,用三百萬買十年甚至二十年光陰,你覺得值得嗎?

對日後工作有沒有影響?當然有,但是有好也有壞,看你怎麼去調適。

kim51206 提到...

謝謝你~好喜歡看你的網誌
記得常增文哦

正81期 提到...

在查詢旅遊時無意間來到這篇網志
突然發現有篇文章是陸軍官校
赫然發現原來是老學長
學長好 我是陸官81期的學弟
相差21期真的是....好大的落差阿!!
看看學長那時候的照片
跟我們現在差好多喔!!
學長之前是穿軍便服(帶著疑問)
現在我們操課是穿迷彩服
感覺就是好遙遠阿!!
嚴重的不當管教到現在慢慢在轉變
真的差好多

JOE JOE HUANG 提到...

to 81 期學弟,

這是民主化過程中,社會進步的軌跡,你要好好珍惜喔。

peterprimax 提到...

您好,我是中正預校5期,陸官56期校友,你的教育班長是我同學!我畢業後至部隊服務9年後退役了!!現在大陸工作!
看到你對學生時代的描述,心中有很多感慨,也很認同你的一些看法,畢竟那個時代跟現在是完全無法相比擬的!

JOE JOE HUANG 提到...

Dear Peter 學長,

謝謝您的留言,我有馬班長的聯絡方式,如果您有需要,可以跟我聯絡。

匿名 提到...

學長好:
我是中十期的學弟張志富
我只讀了兩年就因身體不適而辦理體退
看了學長的文章及照片後
預校生活一一浮現
它是我最不堪回首的記憶
卻也是我最深感驕傲的回憶


(我也時時刻刻在想
假如我繼續待在軍中
我的命運又將會如何?)
這個問題已困擾我二十年
直到前些日子才真正放下

無論如何
非常謝謝學長
帶給大家一個非常豐富的網站
也祝福學長全家幸福快樂

學弟志富敬上

JOE JOE HUANG 提到...

Dear 志富,

我也跟你一樣,前幾年的時間,我都無法放下以前的事情,也是到了最近幾年才真正放下。

謝謝你的祝福與分享,你也要加油喔。

Happy Life 提到...

原來 Joe 是唸軍校的啊,從小時候對軍隊的嚮往到離開軍隊,甚至踏入科技業。好特別的人生經歷…

JOE JOE HUANG 提到...

Happy Life ^_^

Every one is equal 提到...

Hi Joe Joe :
I like to surf the web and found an interesting web site about Taiwan military students in USA.
Number 5 may is your name. Right.
At first, I thought you study in VMI.
Very funny.

匿名 提到...

學長好 我是八十一期的學弟

學長的生命歷程 竟是如此曲折又豐富
當初 我進官校的原因 莫過於家人因素(註:家中光景沒法 繼續大學深造以至無奈地獻身軍旅)

現在 已是二年級的我 回想大一 那段一哭二鬧 談退學的事 父母總是百般不諒解 不願意讓步給我
讓我終於體會到 身不由己的無奈與痛楚 目前 我最快樂的事 是讀課外的書籍 短暫地 使我忘卻現實的痛苦

但 現實的無情 仍舊繼續折騰著這群不怎麼想待在軍中的青春靈魂

希望夢想 能在未來的旅途上 被我拾起

PS
冒昧 請問學長退學後 有繼續讀書嗎? 還有 在哪高就?!

JOE JOE HUANG 提到...

to 八十一期的學弟,

逃避並不能解決問題,現實終究要去面對。

祝你找到自己的路。

^_^

匿名 提到...

您好!我小時候因為被父母遺棄在廟門口,所以就被廟裡的比丘尼收養,從小去上課直到高中就穿僧服從小沙彌變成人家喊我小師父如今考進陸軍官校,師父、師兄們也希望我有自己的未來同意我去唸,希望能有不一樣的人生。

JOE JOE HUANG 提到...

恭喜您,祝您有不一樣的人生 ^_^

敬彬 提到...

笑將,我是陸戰組蛋頭。
你的文章真好,現在在哪裡高就啊?

JOE JOE HUANG 提到...

Dear 敬彬,

謝謝,現在在新竹上班啊 ^_^

昌鎰 提到...

學長你的故事令學弟感動。.。但學長你文中有點小問題。.。你是預校生。.。怎麼出現在台中一中念書的橋段咧。.。.

JOE JOE HUANG 提到...

Dear 昌鎰,

我在一中念了半年,然後決定休學重考預校。 ^_^

Snak's Academic Blog 提到...

Dear版主,
請問您的官校入伍照片中,是不是有一位蕭光榮同學,他是一位正直的連長,我是當時他的輔仔,你們正60期的都是好樣兒,戰時的話我會願意為這樣有擔當的人擋子彈,要這樣的好人多一點,社會上才有正氣祥和。
同感之人Snak

JOE JOE HUANG 提到...

蕭光榮是個好人,很榮幸當他的同學。

匿名 提到...

版主您好:
很意外的從您文章裡搜尋到張瑞琪先生的名字,他是我在飛指部服役時的長官,不知您還有跟他聯繫否?

JOE JOE HUANG 提到...

不好意思,已經沒有聯絡了

匿名 提到...

Dear版主:
謝謝您的回覆,感恩。

JOE JOE HUANG 提到...

不客氣 ^__^

小魚兒 提到...

您好:很偶然的情況連結到您的網站,看了才知道原來二十餘年前的軍校情形是如此,原來當時與軍校有關的連續劇與軍教片多少還是美化了軍人生活.我曾經認識一位也是陸官六十期的男孩,因為沒有時間多相處,也無法讓我的家人更了解他,帶著誤解與遺憾,我們在他軍校畢業時分開了.看了您的文章,勾起了我很多甜蜜與無奈交雜的回憶,很後悔當時沒能多體諒他.現在我們已各有家庭,無法再續前緣,因此心中情緒非常複雜.....anyway,非常謝謝您的文章,也祝福您與全天下的好軍人好男兒幸福快樂.

JOE JOE HUANG 提到...

Dear 小魚兒,

謝謝您的分享 ^__^

匿名 提到...

Accidentally, I saw your blog..so many memories come back to me. I attended Chung Cheng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in 1988, which means I was one years later than you. During my 14 weeks training, 正57期 was the one abused me. However, I survived.

After returned to Chung Cheng, I only stayed for one semester, then I quit (tons of reasons).

When I read your blog regarding your experiences, I could not agree more.

Best,

JOE JOE HUANG 提到...

God bless you ^_^

匿名 提到...

你好 我現在是一名國3生 因為是女生 所以不能念中正預校 但我決定 高中畢業後去念官校 請問體檢很嚴嗎 女生也一樣很操嗎

JOE JOE HUANG 提到...

現在的軍校的訓練已經比三十年前「合理化」許多,也比較人性化。不過現在整個社會環境也比以前舒服富裕許多,我想軍校的生活還是比一般學校嚴格,體能訓練還是有的。

至於體檢,你可能要問招生主辦單位,可以得到比較正確的答案。

祝您一切順利 ^_^

匿名 提到...

大學長好,
不知道有沒有辦法跟學長私下聯絡?

VMI軍校生

JOE JOE HUANG 提到...

joejoehuang2@gmail.com

匿名 提到...

南營區宿舍....
好懷念...

李文賢 提到...

學長您好我是中正理工學院專21期電機科入伍生當初教育班長為正60期學長我當時在入12連教育班長是劉宗明學長後來我被體退了沒有完成夢想現在的我還是很懷念當時的日子,劉班長不知現在過的如何?

程怡中 提到...

好久不見了 寫得很棒喔
看到六十期學五連感覺真的好親切喔
辛苦你們了
在六十期你們應該是最有榮譽感的吧
希望你一切順遂喔
我跟張俊志 萬文卓都是曙光小學的
算起來我們真是有緣


程怡中

Sky Chen 提到...

您好!因為熱愛登山,因緣際會造訪了您的部落格,意外由這篇文章,發現您是中正預校校友,且由您陸官入學年份,發現您應該是民國57/58年次。是這樣的,我未曾在預校或陸官求學,但1985年夏天,也就是小弟高一即將升高二的暑假,曾與十幾位建中同學一同參加救國團的中橫健行活動。那次活動同行的隊友,有一群中正預校學生,其中一位特別具有領導者風範,我不記得該位隊友的名字,但他與您的長相十分神似。不知道您是否曾在那個暑假,參加過我說的那次中橫健行呢?如果真的您就是我印象中的那位預校學生,那真的好巧。因為我很喜歡您的攝影,以及面對山野自然的胸襟,沒想到那麼多年前,其實我們已經在山路上同行過了。

JOE JOE HUANG 提到...

Dear Sky,

應該是我們,很高興又在網路重逢 ^__^

Sky Chen 提到...

Joe兄:那我的記憶沒有錯,您就是那位特別有「隊長」 風範的中正預校學生。剛剛仔細看了您進官校時的留影,只能說,網路真的很神奇,這麼長的一段時間,都有來您的部落格拜讀百岳記事,記得很久以前第一次看到您歷年來的山岳攝影,我還跟內人說,「這位山友的攝影超強!」也將您的百岳經驗轉寄給身邊登山的好友參考。沒想到我們近三十年前,曾在中橫上同行過。

回憶那次健行,預校學生非常團結,穿戴一致的上衣與小帽,抬頭挺胸。遇到落石路段,您們幾位同學還會本能地「編組」,提醒健行隊伍前後的夥伴注意,還定點護送大家通過。應該就是從那一刻起,讓我從同齡的軍校學生身上,看到什麼叫做成熟。那次健行,能與中正預校學生同行應該是我個人最大的收穫了。

很高興近三十年後,大家走了不同的人生旅程,卻因為山,又在此重逢。我在回台灣工作這十一、二年裡,趕進度般地結婚生子入行再創業(我從事廣告與創意領域工作),今年重回大山懷抱,七八月去走了北三段(六月底奇萊+八月初能安),碰巧也在這陣子聯絡上幾位高中同學,闊別多年,大家也都還活躍於大山之間。

祝您緊接到來的北二段行程晴空萬里,萬事順利!希望有機會能在山林裡再度同行。

JOE JOE HUANG 提到...

Dear Sky,

我平常會帶一些登山團,活動訊息PO在臉書上,如果您有興趣,可以一起來爬山。

也預祝您一切順利 ^__^

匿名 提到...

我是馬志臣的教育班長,他是你的教育班長,那我應該算你的?
我弟葉戎光也是貴期,現在回想學校生活已經有些模糊,但是對同學的感情卻是永遠磨不掉的,

匿名 提到...

Desr學長您好
我是預校13期官校64期偶然間在網路上發現這篇發文,讓我思緒又重回那個青春年華的記憶中,我入伍訓的教育班長剛好也是您的同學,所以對六十期的學長我會有一種親切的感念,雖然我後來在官三時選擇離開,但軍校的訓練已經給我很多紮實的基礎,而其中的入伍訓又是我在面對往後的求學工作所有的壓力下仍能從容應付的跟基來源,我很感謝我的教育班長我的學長你的同學